栠刓| 遵傑| 毞澡| | 桻籵| | 奩枎| 挕譴| 抌蜇| 劓肅淜| 控儔| 檀溶| 譙輿| 樁郥壽| 荻眧| 鰍噪| 銢鰍| 監屙| 泬栠| 惘假| 還屙| 操珧| 碩鰍| 蚗佼| 籵碩| 醫捶| 劼攝杻酘よ| | 迶洈| 銡栠| 蚧洈| 礗奻| 儚噉| 湮肮瓮| ⑻侂| 翔傑| 喟陓| 鰍艙| 樂匽| 蜓佼| 坒傑| 倓砱| 癒荻| 眢瓮| | 荻飲| 毞刓毞喀| 畛籵| 抸秝| 還屙| 毞澡| 陔匙嫌誥衵よ| 腦假| ь碩藷| | り蟀| 粹韌| 樁赶| 肣嘆| 呤挔| 倓漆| ン蔬| 堁洈| Д蔬| 荻憚| 凝詳刓| 溶赽| 碩喀| 盻抾庈| 慇躇| 蜓埭| 羹刓| 假屙| 茼傑| 韓鰍| 陳栠庈| 陳栠庈| 輩笣| 蹕す| 袧跡嫌よ| 塢恲親逜赻笥よ| 習毚| 憚假瓮| 錨鍬| 滔陲| 昹睿| 譁笣| 攝躂| 挕荻| 綬諳| 荻す| 幛誠| 噪迻| 噪假| 鍾忭| 咑ヮ| 假佼| | 鰍凰| 陔補| 還詢| 塗撳馨よ| 拫嫌睽| 拻湮蟀喀| 荻譴| 啞堁| 凅刓| 荻す| 需假| 鰍荻瓮| 迿笣| 苠覜| 欷陲| 堍傑| 陲賽| 腹褽| 挕痁刓| ч泬| 迖親挶| 皊笣| 谹痔| 縝嶽цよ| 啞阨| 碩諳| 輿笚| | 躂擘| 韓捶| 弮埭| 陲假| 憚輿| 拻碩| 邁阨| 蕅峈| 獐踞よ| 還噉| 盻抾瓮| 蔬蚐| 袱赶絢| 假埬| 褸傑| 噪晚| 庄倓庈| 氈荻| 瓻碩| 鰍舶| 笢譴| 盺譴| 憚躂禷| 怍譴| 拫嫌睽| 倓傑| 奻詢| 睿韓| | 踱豐よ| 蚗陔| 楊踱| 陓皊| 掛洈庈| 皊梅庈| 嬝韓ぞ| 迶刓| 瞻鰍| 郩砱庈| 都肅| 陔⑨| 鍾坒| 洘瓮| 扞栠| 拫湛| | 虧豪| 嫖刓| 昹嘐| 喀笣| 樁隅| 挕絞刓| 昹刓| 綜鎮| 攝毚親| 褽碩| 蔬狦| 塢恲親逜赻笥よ| 陝磁も| 缾笣| 怍睿| 陔幵| 馱票蔬湛| ц瓮| 塗撳馨よ| 淏隅| 怮啞| 鱖屙| 唦蚗| 陔睿| 陲嫖| 盻秝| 還抾| 僮酗鍛| 蜓佼| 毞翐| 怢陲| 褪嫌ц衵秫笢よ| 迋荻| 需阨| 韏刓| ょょ慇嫌| 倓瓮| 縝嶽ц酘秫| 湮猿| 豻④| 狟翻| 坒塹| 囥菟| 陴綬| 煤瓮| 陲誠| 喟栠| 韓俜| 陰假| 皊謎| 陔す| 槽瓮| 陔蔭| | 慪蜑| 燮捶| 蘋迶| 伈詙黑| 疺阨| 淏栠| 堁栠| 挴親坒| 譴漆| ч瓮| 屢す| 湮逋| 崨糧杻よ| 瘀詳| 枆喳| 炰肅| 韓吨| | 蚗景| 褪嫌ц酘秫笢よ| 輕鰍| 蝠諳| 栠刓| 倓漆| 肅鍔慇| 頂笣| 恲咑| 詢倯瓮| 咑侂| 鰍き| 觸隅| 鞀繒| 滇瓮| 嶍僥| 癒隙| 畛踢齊醫よ| 匙奠| 痁鍬| 斐珛
首頁 > 文匯報 > 內地 > 正文

【走近邊陲之戍4 之 2】勘界立碑 涉水履冰

2019-09-19
■中俄界碑設立現場。 香港文匯報記者于海江 翻拍

「五勇士」憶奮戰中俄邊境難忘事

2008年7月21日,中俄外長代表兩國政府正式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俄羅斯聯邦政府關於中俄國界線東段的補充敘述議定書》,標誌茪井X邊界問題得到徹底妥善的解決,中俄長達4,300多公里的邊界線就此全部確定。「看到新聞時,無數種感覺剎那間湧上了心頭...... 」近日,香港文匯報記者與平均年齡已過70歲的五位老人共同回憶起27年前中俄國界東段劃界、勘界、立碑背後鮮為人知的故事。■香港文匯報記者 于海江 哈爾濱報道

黑龍江、烏蘇里江沿茪井X兩國邊境線由西向東奔流不息。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一群由中國人組成的工作隊與俄方相關人員為中俄國境線劃定,穿梭在白山黑水間的叢林、高山、江河、小溪中,他們不畏艱辛、不辱使命,最終完成了中俄國界線的勘定並立下界碑,為兩國間的合作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

同吃同住八年完工

黑龍江省外辦原副主任王萬貴、省外辦邊境處原處長孫春齋、省航道局原局長夏鴻祥、省航道局測繪大隊原隊長馬文超、省航道局原局長柯長潔因勘界相識,現閒暇時仍會相約酌酒憶事,談起當年共同承擔重任時,每段故事、每座界碑、每組數字都銘記於心。

「從133到369號中國界碑,主界碑和輔助界碑共300多塊,除黑瞎子島外,都是由我們勘測後設立的。」當年任水文組組長的王萬貴回憶起勘界的情景仍歷歷在目,「從1992年開始到1999年,我們工作人員基本上是天天吃住在一起,共同完成了歷史使命。」

物資匱乏壯漢消瘦

中俄邊境線共有4,300多公里,黑龍江佔了3,000多公里。被稱為「活地圖」的孫春齋對邊境地形了如指掌,他說,「黑龍江省內的邊境地區地形複雜,江河山地樣樣俱全:有黑龍江、烏蘇里江和興凱湖等界江界河,也有一步能邁過去的小水溝;有兩點長達70公里的直線陸地國界,還有下雨後存水,過幾天水就乾涸的地方,可以說當時所面臨的情況是各種各樣,困難重重,壓力巨大。」

水路勘界的工作是最重的,因多數中俄國界是由江河湖泊組成,水文工作組的人員要長年吃住在船上。「當時雙方要互派觀察員到對方的船上工作,剛巧俄方物資相對匱乏,在俄方船上的中國工作人員吃飯都成問題,原來二百斤的壯漢上船兩個月,回來瘦得看茬ㄓ萰h。」王萬貴說,「就連每天要穿的衣服,都要提前準備,在山裡勘測一趟回來就被樹枝劃出很多口子。」

除水界外,中俄國界勘測的區域還有山地、沼澤和平原等地勢,很多地方根本沒有路,野草都要沒過大腿,在這些地方豎立界碑要費一番功夫,而且只能等冬季結冰後才能運輸界碑,一米多高的界碑加上包裝,重量都要重達一噸,只能在冬季由六個人一組輪番抬蚢B到指定地點。王萬貴說,在勘界最繁忙的時候,僅中方就有五百多人在中俄邊界上忙碌。

功在當代利在千秋

勘界工作完成後,中國外交部在釣魚台國賓館對全體工作人員進行了表彰。

國界劃清後,中俄兩國的合作不斷取得新突破,目前已提升至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新階段。2018年中俄雙邊貿易額歷史性突破了1,000億美元。今年兩國務實合作將迎來豐收之年,標誌性項目「一管(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兩橋(首座邊境公路橋--黑河公路橋及首座鐵路橋--同江鐵路橋)」將落成。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
漆寀鏜盺 酴芩ぞ誰耋 珨趼Э 褪坰挋笢岍槨膘耟 迶濫盺 遵砏赽 畟陝貌笣 蔬奻 陔假鰍爵扦⑹
憚鎖盺 陔ひ盺 綸鏜盺 昹漆昹扦⑹ 睿噙瓮 咡傑詣 睫翌瞼淜 侂攷 楮Э
讒貌游 譴輩 還捶 苤猿茠游 嫘挕淜 廑旂 鰍艦滇 欷陲 る鍛盺 湮貌笙蜓嫘部
https://www.whr.cc/bbsitemap.htm